【我的高考:高考1987】 李大飚:大学是不一样的风景

2017年06月07日 09:59 来源:中安在线

  在惠而浦(中国)股份有限公司销售部见到李大飚时,他笑着说,十年寒窗苦,瞄准高考一役。至今回忆,感慨万千。

  李大飚是安徽肥东县人,1987年参加高考,当时就读于肥东县撮镇中学。

  由于来自农村,上有两个姐姐,下有一个妹妹,李大飚是家里唯一的男孩,父母对他的管教很松,学习方面从不过问。

  那时候恢复高考已有10年。村里的孩子读完高中,参加高考已成惯例。但一向淡定的李大飚并不以为意。

图为李大飚准考证

图为李大飚准考证

  高一高二他兴趣广泛,喜欢画画、摄影等,还曾经考虑过要不要上美院。

  “高三那年突然开窍,受两件事的启发。”李大飚说,那时家里穷,墙体开裂,就用《安徽日报》糊墙。每晚睡觉前,《安徽日报》副刊上的文章深深吸引了他的注意,就这样,他渐渐对文学产生了兴趣。

  后来不久,村里已经上大学的小伙伴寄来一封书信,信中描绘遥远大学美好生活,对象牙塔的向往,令李大飚开始憧憬大学校园。

  自此以后,李大飚发奋读书,像换了一个人似的。每天都沉着头、趴在桌子上在学习,父母都对他的认真感到诧异。

  李大飚说,村里住着许多外地复读生,有的甚至已经复读了五六年。复读是一个赌注极大的赌博,尤其是对于这些从乡镇中学出来的学生,复读更是下了大赌注。他们身上执着学习的精神状态,深深感染了李大飚。

  “更加珍惜高考机会。”李大飚说。

  十年寒窗苦,很快到了高考。

  7月,是一年中最燥热的季节。李大飚清楚记得1987年7月6日那天,大雨倾盆,江淮之间处在汛期,父亲不在家,临行前,他和母亲打了一声招呼,便只身一人来到肥东县城姐姐家住宿。

  之所以提前一天住进姐姐家,是因为姐姐家距离肥东一中很近。傍晚时分,李大飚提前看了一下考场。

  第二天一大早,李大飚精神抖擞地走进1987年的高考考场。“记得三天都顺利。”用李大飚的话说,一切都在按部就班进行。

  回去以后,便是焦灼等待成绩。在李大飚心里,能考走,就是胜利。

  从学校领完答案以后,李大飚连饭都不吃,一个人睡在竹床,坚持对完了答案。

  那时,高考实行的是估分填志愿,而且重点大学、普通大学、大专每个档只能填一所学校,不像现在的知分填志愿而且是4个平行志愿,所以根本不知道当年的录取分数线会有多高,只能根据前一两年的录取线作为参考填报志愿,一旦估的分数和实际分数悬殊太大,填报的志愿就会“死档”,所以经常会出现高分进差校或者低分进好校的现象,没办法,那时的填报志愿就像赌博,愿赌服输。学校成绩单下来的那一刻,李大飚差点叫出来,496分。超本科线。成绩在全班前五名左右。

  “记得自己填报了安徽大学中文系新闻专业,大专报的是南京审计学院。”李大飚说,后来顺利被安徽大学录取。

  1987年9月,18岁的李大飚从肥东县乘坐火车,途经两站路,来到合肥,第一次来到安徽大学龙河校区。

  “第一感觉就是大啊。”李大飚回忆说,入学第一天,当时校友兼学长的老乡带他在学校转了转,他感觉脚都快走断了。

  大学真的是不一样的风景。李大飚说,1987级安大中文系新闻专业共招了29人,他的寝室一共八人,他的学号是001。

  87级新闻系班的同学来自天南海北,大家一起上课,读书,打球,培养了纯洁又深刻的校园友谊。

  毕业以后,大家各走各的路,有的留在高校,有的在媒体,有的在机关,有的在企业。

  “现在想想,如果不考大学,人生道路是不是就不一样,没考上大学,可能就错过很多美丽的风景。”李大飚说。

  李大飚的女儿今年读高二,就读于合肥六中。经历过高考的李大飚,很明显感觉到现如今应试教育的压力,令女儿的学习状态处于超负荷状态,课业负担重,满堂灌的方式,让孩子没有时间去做自己感兴趣的事儿。

  作为父亲,李大飚没有给女儿太大压力,他觉得素质教育本身更重要。心态很重要。

  高中三年,李大飚记了厚厚的日记,点点滴滴记录了自己成长心路历程。上了大学之后,李大飚偶尔翻翻,还是被当时励志的自己打动,“感觉像打了鸡血一样。”

  因为高考,命运,就此发生转变,让我不再像父辈一样,在工地里或者工厂里讨生活。李大飚说,其实人生还是有遗憾,特别是工作。但是他很感谢读了大学,让他认识了这么多有趣的同学,长了很多见识。

  87级新闻班很团结,每十年举行一次同学聚会。马上就要30年了,他们的同学聚会还在策划中。

编辑:成展鹏

中国新闻社安徽分社版权所有: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
主办单位:中国新闻社安徽分社 地址:安徽合肥梅山路8号 邮编:230021
联系电话:0551-65533351  投稿信箱:anhui@chinanews.com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