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新排长遇到老班长:别怕、别急、别躲

2017年08月30日 17:55 来源:解放军报 ◇

在青春的画卷里,回过头来看,有些“较量”其实也是一道可资回味的风景。图为该旅机枪连排长杨超在训练休息时跟班长掰手腕。 刘 华摄

  当新排长遇到老班长

  ■黄文忠 陈永庚 刘 华

  两辆车在同一路段行驶,超车和交会处最易剐碰,新排长与老班长相处的道路上,也同样有不少难以避开的冲突点

  卢成当新排长时,一名老班长对他的一声吼,至今犹在耳畔,每次想起心里都很不是滋味。

  他军校刚毕业那会儿,对排里的工作套路还没摸清,一边看一边学,排里主要还是由一名老班长负责。一次,卢成临机安排了几名公差,事先没有跟这名老班长通气。老班长得知情况后,当着全排战士的面质问卢成:“排里到底是你管,还是我管?”

  “当时我能说啥?我说我管的话,他一撂挑子,我那时还真管不好。”卢成事后说,经过这个事,自己的威信又降低了几分。

  “新排长想树立威信,老班长也想彰显作用,都无可厚非,但矛盾就会在这里产生。当前,多数新排长都是从校门到营门,在部队管理、军事素质、作风养成等方面与部队要求存在一定差距,需要一个适应期。”该旅一位教导员说,就在这段适应期内,有的老班长缺乏耐心或是为了突出自己“地位”,会给新排长造成一些难堪,比如在训练场上跟排长叫板等等。

  采访中,笔者发现,部分能力素质相对较强的新排长,能够较快地接手排里的管理工作。但他们同样会碰到不知如何管理老班长的难题。

  “纠结,忒纠结。”一名排长坦言,最怕碰上“不太听招呼”的老班长。他们能力素质强、威信也高,管吧,容易引发冲突,不管吧,那排长的话谁还会听?说话间,这名排长的眉头拧得像麻花一样。

  “还有一些看起来不激烈,但暗流汹涌的冲突也很窝心。”旅政治工作部干事李小亮说,他当新排长时是连党支部的委员,一涉及到立功受奖、选派学习等问题要研究时,部分老班长就会侧面敲打他,暗示要照顾自己排里的人,一旦没有达成,就会被说成“胳膊肘往外拐”,排里的战士也会受班长的影响,觉得跟着这样的排长干没意思。

  “难啊,我们刚到一个新环境,既要对上留下好印象,又要对下处理好关系,真的没那么容易。”李小亮重重地叹了一口气。

  老班长的认可是军旅生涯一张重要的能力认证书,硬碰硬的对抗、无原则的妥协、鸵鸟式的回避都会让新排长离这一认证越来越远

  “如何与老班长相处,这是每名新排长都必须解答的问题,但不少新排长在解题思路上就跑偏了。”该旅参谋部参谋李军旗讲述了他担任连长时,亲身经历的一件事。

  当时连里有一名新排长,进入状态还算比较快,管理上也比较大胆,但是缺乏管理技巧。一次,因为安排工作不合理,老班长当面和他理论起来,这名新排长火冒三丈,俩人差点动起手来。事后,他找到连长、指导员,要求给这名老班长一个处分。

  “想靠硬碰硬去磕出个高下,最终双方都会伤痕累累。”李军旗和指导员通过反复做双方的思想工作,最终将矛盾圆满化解了。

  新排长陈凯虽没有犯“以硬碰硬”的错误,但是却偏离到相反的另一条错误道路上。

  下连后不久,连长交代陈凯组织连队的5公里武装越野摸底考核,排里的一名老班长找到他,说腰有点疼跑步就不背枪了,陈凯不好驳他的面子,就一口答应了。

  第二天,没背枪的这名班长轻装上阵,一直处在及格边缘的他取得了良好成绩。连长得知实情后,严厉批评后,让他俩在全连军人大会作了检查。

  “当时是想通过‘放点水’,让老班长感激自己,以后工作好开展一些。”陈凯坦言,一味地想跟老班长搞好关系,却丢了原则。

  “无原则的迁就照顾,其实只会降低自己的威信。很多新排长没有经过部队生活的历练,一开始很难明白这一点。”该旅一名领导坦言,更有甚者,寄希望于通过跟老班长一起聚餐吃喝把关系搞好,让老班长支持自己的工作。事实证明,这些方法根本行不通。

  遇上什么样的老班长是缘分,与不同类型的老班长处好关系是能力。与老班长相处要多一份努力,多一片真心

  “该怎么与老班长相处,我觉得不能一概而论,首先要看看你面对的是什么样的老班长。”“东瑁洲模范海防连”排长卢昊文介绍,在他们排里,就有几种不同类型的老班长,他的相处之道也因人而异。

  管理欲望强的,排里的事儿多问问他们的意见,给予充分尊重,发挥他们的主观能动性;

  思想有所滑坡、干工作积极性不高的,要多表扬、多鼓励,多交代一些容易露脸出彩的任务;

  有明面上顶撞、背后消极怠工的,就要推心置腹地告诫他问题的危害……

  “其实就是将心比心吧!要多想想老班长们需要什么样的排长。”卢昊文说,他刚当排长时,也和班长发生过不愉快,但冷静分析后,觉得是自己太不了解他们了。

  慢慢摸清他们的真实想法后,卢昊文在讲原则与满足他们的需求上找到了平衡点,如今与每名班长都相处愉快、合作默契。

  “我觉得低调真诚是取得老班长信任的基本条件。”排长邱玉明说,刚毕业时,他就把自己当成普通一兵,主动要求跟新兵一起站岗训练、打草帮厨、打扫饭堂。很多老班长都说,没见过这么扎实的排长,新兵也都很喜欢他。就这样,邱玉明逐渐赢得了全排的尊重和认可。

  看似简单的做法,其实却是最管用的招数。“当兵十多年,接触了不少新排长,我们最欢迎的是没有架子、虚心低调的,最反感的就是自以为是、盛气凌人的。”老班长王元欣说,希望更多的新排长能够懂得这个道理。

  “人心都是肉长的,你对别人好,别人自然会回报你。”邱玉明说,老班长们其实都特别朴实,只要他们认可你了,就什么都愿意为你做。

  老班长雷浪与女友闹别扭,邱玉明帮助解释劝和,挽回了这段感情。雷浪心中特别感激。不久,邱玉明带着全排住在水库附近看守阵地,因为用水库水洗澡过敏,身上起了不少疹子,难受得睡不着觉。雷浪见了,带着几个战士到两公里外的村子定期用桶打水回来让邱玉明洗澡,一直坚持到他痊愈……

  都说一千个人的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。每个人经历不同,感受也不尽相同。采访中很多曾经的新排长,都在实践中总结出了适合自己的一套与老班长的相处之道。最后,连长寇继源的一段话似乎是很好的概括:别怕、别急、别躲,多用一份努力、多花一片真心,就能多收获一份真情、一份担当、一份成长。

  延伸阅读

以兵为师,走好“官之初”

  ■杨 欢

  想写这个题目,缘于前不久参加“大学生排长履新体悟交流会”,有位排长的经历给我留下极深印象。

  小张从军校毕业后分到某标兵连任排长。到了连队,指导员介绍情况时告诉小张,排里几名老班长虽然年龄与他相仿,但都是连队的“资深老兵”,不仅熟悉连队情况,而且在军事技能上个个都有一手绝活。

  指导员叮嘱小张虚心一点,多向老兵请教学习。小张年轻气盛,听了有些不以为然,心想他们能有多大能耐,好歹自己读了4年军校,总不至于还不如个兵吧。

  上任伊始,他踌躇满志,恨不能使出浑身劲儿早点干出名堂。一次参加部队专业训练考核,小张自以为曾是军校“全能冠军”,可上了考场才发现考核项目与军校教材大不一样,一下子蒙了。这件事让小张想起指导员的叮嘱,暗暗制订了一个“以兵为师”的学习计划,拜几位“资深老兵”为师,勤问勤看勤学勤练。经过半年多的“卧薪尝胆”,小张终于缩短了从军校学员到带兵排长、从书本知识到训练实际的距离,军事素质和指挥技能明显提高。

  说来也巧,就在这时,上级在该连召开军事训练现场会,要求先考考干部,小张第一个上场来了个“全能表演”,那精湛的军事技能和熟练的专业动作,博得了啧啧称赞。交流会上,小张深有感触地说:“以兵为师”是对战士根本态度的尊重,也是对自己先天不足的补课,更是对肩上所担职责的承诺。

  干部的本质应该是更优秀的战士。大学生排长要使自己真正成为“更优秀的战士”,“以兵为师”是门必修课。

  首先,要真正尊重战士,拉近情感距离。尊重战士就是尊重战士的人格和才智。把战士当作一本书,从中汲取知识和智慧;把战士当作一面镜子,从中照出差距和不足;把战士当作一块磨刀石,从中砥砺意志和品质。“各美其美,美人之美”。惟有如此,战士才会尊重你。

  其次,要真正把心交给战士,填平心理隔阂。摆正位子,不摆架子,不懂就问,不会就学,主动请教,和战士融冾相处,用真心引领官兵拧成一股绳,合成一股劲。

  第三,要真正把“以兵为师”的传统传承下去,让正能量驰而不息。我军从创建初始至今,之所以战无不胜,与“以兵为师”的优良传统赓续不断不无关系。

  实践证明,“以兵为师”出能力素质、出革命精神、出战斗力。无论当下人员怎样变化,遂行任务怎样调整,工作模式怎样更换,作为一名有责任担当的大学生排长,一定要牢记“以兵为师”这个原点,经常践行,长期坚持,努力成为合格的“排头兵”。

  声音

  亦师亦友最难得

  ■刘石燕

  “新排长”与“老班长”,从称呼上就能发现,两者之间在资历和职务上有明显的反差。两者要如何相处,构建怎样的关系才能在相互融入、融合、融洽中形成合力,对于新排长、老班长来讲,都是一个需要认真对待的问题。

  从基层部队的鲜活实践来看,新排长和老班长能够建立亦师亦友的同志关系,对双方都是一笔难得的财富,是实现共同成长进步的推进剂。

  老班长能在竞争激烈的军营中脱颖而出,是意志顽强、努力拼搏、素质过硬的综合体现。他们在连队的影响力是干出来的、比出来的。新排长一定程度上缺乏训练和管理经验,但他们具有知识面广、思维开阔、观念新颖的“先天优势”,在部队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和“升值”潜力。两者如果能够相互为师,取长补短,必然能够产生双赢局面,共同推动单位发展进步。

  从新排长角度讲,必须要学会处理好和老班长之间的关系。有则典故:刘邦与群臣谈论诸将之能,刘邦问:“我可以带多少兵?”韩信说:“能带十万。”刘邦又问韩信:“你能带多少兵?”韩信回答:“多多益善。”刘邦大笑:“你多多益善,为何被我擒拿?”韩信说:“陛下虽然不善于带兵,却善于制将,所以我才被擒拿。”韩信的话,点明了带兵跟制将的关系,对于新排长来说,老班长就是手中的良将,能够把他们运用好,则可事半功倍。这就要求新排长要通过真诚实在的人品,虚心低调的姿态,灵活性与原则性相结合的管理艺术赢得老班长的尊重和信任,得到老班长的帮助和支持。

  部队尊重强者,作为新排长也必须拿出些真本领,不能什么事都依赖老班长去完成,一直当老班长的学生。要把自身的特长优势发挥好,敢于表现自己、坚持原则和提出建设性意见,这样不仅可以密切与老班长的关系,拉近与他们的距离,还能逐渐树立威信,完成身份转换,争取在一些方面成为老班长尊敬的老师,学习的榜样。作为老班长,要在新排长的适应期内多给予排长理解和支持,发挥自身经验优势,用实际行动帮助他们度过“官之初”的艰难阶段。

  工作上唇齿相依,生活上也要肝胆相照。新排长和老班长其实都承受着工作和生活的双重压力,也可以说都处于人生的“负重期”,更要相互关心、互相取暖,多换位思考,遇到对方训练受伤、进步受挫、家庭困难等情况,要主动靠上去嘘寒问暖,心贴心解难。无论是新排长、老班长,还是其他战友,在平时就要注重培养真挚的、深厚的感情,把对方当成真亲人、亲兄弟,才能成为急难险重任务中的好搭档,成为战场上敢于把后背交给对方的好战友。

编辑:刘鸿鹤

中国新闻社安徽分社版权所有: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
主办单位:中国新闻社安徽分社 地址:安徽合肥梅山路8号 邮编:230021
联系电话:0551-65533351  投稿信箱:anhui@chinanews.com.cn